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P2P理财 查看内容

信托的价值发现与回归

2018-6-28 17: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9| 评论: 0|来自: 中国信托业协会

摘要: “转型创新”、“回归本源”、“大资管时代”、“制度红利消失”……如果尝试着描述当下的信托业,这些话语显然是无法绕过的。在专属经营领域依旧缺失、多个金融子行业监管“松绑”、整个行业增速放缓、宏观经济疲态 ...

“转型创新”、“回归本源”、“大资管时代”、“制度红利消失”……如果尝试着描述当下的信托业,这些话语显然是无法绕过的。在专属经营领域依旧缺失、多个金融子行业监管“松绑”、整个行业增速放缓、宏观经济疲态已现的情况下,信托业自然面临着何去何从的思考与抉择。调整自身定位,借力发展大势,重新发掘行业价值,明确“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究竟何在——这是一种躬行之后的理性思考,是实践与理论的相互激荡,是信托超越“自发”后的“自觉”。

信托的被动转型——“自觉”的前提

当下业内多以“转型”作为信托的第一要务,这一命题的提出蕴含着一个潜在的前提,即现有的业务程式、盈利模式乃至思维方式都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可能性。因此,“转型”对于信托而言包含着较强的被动性与危机感。信托的被动转型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因素:

来自金融同业的同质化竞争压力。自随着监管政策的调整,其他金融机构陆续开展了类信托业务,信托的牌照优势、制度红利受到极大的冲击,由此可见,将这一特性作为信托价值之本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也许从中国为何存在独立的信托业这一角度去探寻,会对信托价值有另外的理解。

中国之所以存在独立的信托行业,既是基于历史的传承,更是出于分业经营的体制安排。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独立的信托业承载着金融体制改革和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使命,蕴含着培育中国其他金融业态的种种可能,可以说,信托业的出现本身就是中国金融体制创新之路上的一道风景。

事实上,信托业的发展之路便是一条不断自我否定、自我突破、自我超越的创新之路,而通过对信托机制与原理的不断理解、发掘与实践,信托所构建的业务模式、所拓展的产品类型、所树立的价值理念,都被快速移植到了金融的各个子行业,被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广泛运用于金融产品的开发和交易结构的设计之中,形成了连锁式的持续创新效应,极大地推动了中国金融业的发展与进步。这充分说明了信托的价值在于创新,在于“探路”,在于激发金融活力的“鲶鱼效应”。

就信托这一“探路者”角色而言,监管思路与方式似乎为这一论断提供了相当的旁证。相较于其他金融行业明确边界、设置条框、落实细则的监管方式而言,银监会对于信托的监管较为宽松,基本是“大开间、少隔断”的模式,这给予了行业很大的自主权与自由度,使得行业发展纵横捭阖有了巨大的纵深与空间。这样的思路,使得信托业具有这样的表象:实践常常先行,而理论、制度、规范则往往落后于现实。从信托监管具体操作中,也很容易体现出这样的特征:监管多以通知、意见、紧急叫停乃至“窗口指导”、“踩急刹车”的方式来对已经发生的信托实践加以规范。

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反映出了决策者对于信托的某种期待:作为金融创新的先行者,以资本的逐利本能与机制的特殊构造作为内在驱动力,为中国金融实践闯出新的道路。

信托的价值也许正是体现在这里。

信托在金融功能外的价值发现与回归

除了在金融创新方面的先导功能外,信托的独特价值,可能更在于它可以超越作为投融资功能的金融工具层面,同时具有作为一种更广泛意义上的社会工具的价值功用。

信托作为社会工具的作用不应是价值发现,而应是价值回归。

当下我们常常说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信托本源,但这只是投融资功能意义上的本源,更为本质的应当是作为解决社会发展问题的制度和工具,担负更多的社会功能,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实现更多的社会价值。

在中国目前的信托实践中,基本仍以资金信托为主,事务服务信托占比很小。而在信托发达国家,两者呈现平分秋色的形态。相较于资金信托为投资者创造直观的财富而言,事务服务信托则承载了更丰富的内容,有着更多元化的社会功能与价值内涵。

即使是在资金信托中,也并非都是简单的货币意义呈现,而可能利用信托本身的价值为社会发展的宏观课题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比如当前信托公司正在开展的土地流转信托、消费信托、家族信托等等,都顺应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政策导向与走势,在为客户创造价值、为自身带来收益的同时,也在技术层面上服务着整个国家的宏观策略与大局。

当下使信托将关注点从单纯的盈利转向承担更多的社会职能还有各种现实障碍,事务服务信托的收益较低尚不足以支撑信托公司的生存与发展,这使得谈论信托的“未来价值”稍显“奢侈”。但作为一种必然的趋势与努力的方向,此刻的“侈谈”并非没有意义。

信托的“自觉”,不单单是简单意义上的规划发展,也是为了保持一份对于自身,对于外界的清醒认知,使得自己在金融变革的浪潮中避免陷入印度学者奈保尔所说的“自我崇拜的热焰”中,这显示着一个行业理性与成熟,也是未来持续发展的立身之基。

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说过:“一个人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对于一个人而言如此,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同样如此。(来源:中国信托业协会 作者:五矿信托张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