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P2P理财 查看内容

爱建再战“金行系”收官案

2018-6-28 17: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 评论: 0|来自: 证券市场周刊

摘要: 13笔共计6个多亿的贷款,其中有4个多亿元没法收回。这对早已伤痕累累的爱建信托来说,不算什么稀奇事。只是最后的收官之战泄露了当年信托资金坐庄的秘密。11月27日,上海市一中院审理一起“爱建系”的旧案。这是一场 ...

13笔共计6个多亿的贷款,其中有4个多亿元没法收回。这对早已伤痕累累的爱建信托来说,不算什么稀奇事。只是最后的收官之战泄露了当年信托资金坐庄的秘密。

11月27日,上海市一中院审理一起“爱建系”的旧案。

这是一场持续了10年的贷款纠葛,爱建信托的资金早在2002年就通过航天证券、华宝证券流向了以上海金行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为首的“金行系”。2005年开始,爱建信托与“金行系”开始了法庭上的较量,试图通过官司来收回资金。

当一桩桩的官司打下来,有人已经锒铛入狱,有人已经循迹。11月27日的官司,是爱建信托与“金行系”资金的收官之战。从2002年4月25日双方签订资金合同,到现在的法庭较量,10年间到底有多少隐情?

贷款骗局

11月27日审理的案件中,第一、第二被告分别是上海银河投资有限公司、施爱飞(第一、第二被告因传唤未到庭做缺席审理);第三、第四被告分别是航天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万柳中路证券营业部、航天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第五、第六被告则是华宝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西藏中路证券营业部、华宝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这是爱建“金行系”案件中的一例,方式几乎跟其他“金行系”案件完全一致:第一被告与爱建信托之间签订了《资金信托贷款合同》,约定由爱建信托向其提供资金信托贷款5000万元。同时,爱建信托与第二被告签订《质押担保合同》,以第二被告持有的股票账户和资金账户项下的股票和资金为第一被告提供担保。而其余被告则对第二被告名下的股票账户和资金账户的总市值向爱建信托负有监控和通知义务。三方约定,股票市值不低于13500万元,一旦有异常需向爱建证券报告。

本刊记者直击了庭审,庭审证据显示,这完全是一个“局”:除了借出去的钱是真的,其他股票是假的,质押也是假的,连“第三方”的监控也是假的。

当“金行系”企业资金链断裂,没有及时支付利息后,爱建信托才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查询,结果发现第二被告名下的股票账户余额为零,且从未发生过交易。

资料显示,“金行系”先后从爱建信托处拿到13笔贷款,共计6.27余亿元,质押品均为股票。13笔贷款中除已归还4笔贷款本金外,尚有4亿余元未能归还。

而来自爱建股份(600643)(600643.SH)的公告显示,截至2005年8月31日,“金行系”信托资金贷款余额40070万元,其中金行房产9000万元,银河投资13000万元,上海泽天投资有限公司5570万元,上海金行资产投资有限公司12500万元。

上述5000万正是银河投资中的一笔。

关键人物

事实上,要促成这些贷款并不容易,张俊、沈惠兰、马建平等名字被捆绑在一起,大概就是原因了。

据悉,“金行系”的成员有:上海泽天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金行房地产开发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银河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金行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而张俊正是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施爱飞则是张俊的丈夫。而之前几个“金行系”案中,以股票账户质押的几个当事人,也大多是张俊的亲戚朋友,且有些人根本不知情,只是施、张两人合谋,假冒别人名义签订了所谓的《质押担保合同》。

而另一个更为关键的人物,则是和张俊合谋的、分别担任过航天证券淮海西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华宝证券西藏中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沈惠兰。

2002年前后,沈惠兰还是航天证券下辖营业部的总经理,彼时,她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为张俊等人出具虚假质押登记证明提供了方便;2003年5月,沈惠兰从淮海西路营业部离职,来到华宝证券西藏中路营业部担任总经理,此时,她又为掩饰虚假股票信息而大动干戈。

随着沈惠兰的跳槽,爱信信托改跟华宝证券签订了协议,改为由华宝证券出具对质押股票账户和资金账户的总市值的报告,华宝证券对爱建信托的这笔贷款负有监控和通知义务。

据悉,该报告是每逢一、三、五出的,就是说一周要出示3次,且一下子就是两年。漫长的过程中,爱建信托竟然从未亲自审查过质押物;而华宝证券也竟能在长达两年的时间中坚持出具“莫须有”的股票市值报告。

“马建平曾多次承认确实和沈惠兰是坐庄炒股的。”“借款目的和借款用途是不一致的,这个原告是知道的。”“原告明知张俊是用于炒股的。”……当天的庭审中,华宝证券和航天证券的代理人不断直言。

资料显示,自1995年4月至2002年12月,张俊与施爱飞以虚假出资的方法,注册成立金行投资、金行房产等4家公司,主要就是从事股票交易。

窟窿难补

事实上,早在2006年8月,张俊就因上述系列案件构成贷款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而沈惠兰则因同样罪名被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5万元。

随着关键人物的锒铛入狱,曾经的债务不但面临着无法追偿,还有越滚越大的尴尬。

此案中,除了2002年约定借出的5000万贷款外,爱建证券提出的还有正常息185万及2005年5月18日至10月31日的利息(按贷款协议月息11.25‰)5105万余元的赔偿。

如果以“金行系”全部9起案件未收回的4.007亿为基数,爱建方面已于2007年12月11日和2009年1月6日分别以追赃名义拿回1109余万元和3871余万元。

起码还有3.5亿、近九成的债务无法消化。

爱建信托方面也因此多次起诉沈惠兰的前公司——航天证券和华宝证券。

据悉,相关案件曾被闹到最高院,因此私底下也做了无数调解工作。

而航天证券的代理人表示,作为了结一切纠纷(主要指跟航天证券有关的9起诉讼案)的“对价”,他们曾在2008年一次性支付爱建6290万元。

其实,航天证券方面也有委屈:他们认为当初沈惠兰既未向航天证券公司报告也未获得公司同意,擅自与爱建信托、“质押人”签订了所谓的“《协议书》”,约定了所谓的“委托监管事宜”。而在爱建信托发放贷款后,沈惠兰在未告知航天证券公司的情况下,擅自向爱建信托出具了所谓“证券市值证明”。

而华宝方面的代理人则表示:其实这些钱从爱建出去时就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后面再找“垫背”的,也不可能挽回根本损失。

同时,航天证券及华宝证券方面对该案的上诉时间表示质疑,并以“过了诉讼时效期”作为抗辩理由。

虽然爱建方面表示,这件案子之所以拖延至今,是因为之前张俊和沈惠兰的案子被转为刑事案件,因此法院一直不肯受理相关民事案而被耽误下来,但爱建方面的做法也的确有让人疑惑的地方:当贷款合同2003年到期后,不是担心这未经审查过的质押物是否有风险,反而一次又一次地放宽展期期限;其余8件同类案早在2007、2008年就审理完结,为何独独留个“尾巴”?首页12尾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