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P2P理财 查看内容

投顾被指“违规”兴业信托亿元计划陷纠纷

2018-6-28 17: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营报

摘要: 资产规模刚刚跻身行业探花的兴业信托陷入一场由私募理财引发的纠纷案中。经过一周的发酵,将于6月30日到期兑付的1.2亿元兴业信托神码投资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兴业信托神码项目”)的纠纷案再起 ...

资产规模刚刚跻身行业探花的兴业信托陷入一场由私募理财引发的纠纷案中。

经过一周的发酵,将于6月30日到期兑付的1.2亿元兴业信托神码投资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兴业信托神码项目”)的纠纷案再起波澜。

5月28日,北京维权律师张远忠表示,兴业信托合规部相关人士已和他电话沟通了医圣神农公司董事长梁学军的诉求,并称梁学军300余万元钱款电脑终端显示的确是打到兴业信托的账户中,兴业信托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希望能督促神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码公司”)归还钱款。

兴业信托业务部门有关人士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当天的确沟通了,但兴业信托作为中间角色,并不能过多干涉信托以外的事务。

市场人士分析,这本来是一起私募理财,却因投资人和投资顾问意见分歧而起纠纷,并最终导致投资人把投资顾问诉诸法律,如果投资人诉求属实,投资顾问则存在违规操作嫌疑,一旦投资顾问官司缠身,在离兑付还有1个月的时间,难免会让投资者对信托产品的安全兑付起隐忧。

“祸”起投资顾问?

据了解,兴业信托神码项目原名联华信托神码投资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于神码公司即标的信托的投资顾问,其主要负责人为投资总监戴毅、风控总监袁磊、基金经理刘云峰。

“据光大证券(601788)有限责任公司丽泽桥营业部经理夏春阳所述,由其居中联系,本信托计划的实际持有人孙放(北京首华投资公司执行董事)与梁学军联系,要求其投资400万元的增强资金,成为本信托计划的次级受益人,加入本信托计划,并承诺其将资金打入后的第二天,梁学军就可以担任此计划的投资总监。”张远忠说。

梁学军告诉记者,5月22日,他分别与神码公司、首华公司签订结构化信托基金托管协议及补充协议。5月24日,他将400万元打入神码公司账户。5月31日,医圣神农公司又分别与神码投资、袁磊、朱玉峰签订了信托计划份额转让协议,约定购买其手中信托次级受益人份额,分别为100万份、300万份和200万份,并约定在汇款完成时,医圣神农公司即享有对应份额的全部次级受益人权益。6月6日,他正式作为投资总监加入此信托计划。7月2日,他将信托份额转让款83.33万元、250万元、165万元分别打到神码公司(与兴业信托签订协议的账户)、袁磊(与兴业信托签订协议的账户)、朱玉峰(神码公司实际控制人)账户。

但是,当梁学军缴款后,兴业信托却拒绝为其办理相关权益手续,理由是该信托计划合同明确规定标的产品的次级受益权不得转让和质押。

认为被“忽悠”了的梁学军由此通过张远忠向银监会投诉兴业信托和神码投资,并向海淀法院提起维权诉讼。

不过,截至本报发稿前,银监会、证监会均未给予回复。

随后,兴业信托发布公告称:梁学军既非我公司发行的“神码投资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委托人或受益人,也非该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与我公司并无任何法律关系。

一位接近事件的信托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从整个信托计划看,神码公司作为其投资顾问,在与信托公司签订的协议中,其权责非常明确,是不可转让次级受益权的,但是现在投资人指控神码公司,“更多的可能是双方私下签订的协议内容有变,导致协议双方反目。就事件本身看,神码公司和梁学军签订的这份受益权享受条例也存在一定的漏洞,很难说神码公司没有违规操作的嫌疑。”

对此,神码公司法定代表人袁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被起诉之事,并不知情,因为至今未收到法院的传票。

“他(袁磊)当时告诉我有点问题,现在变更有点困难,暂时不能转让受益权,但是这个权益是能过户的。”梁学军说。

用益信托研究员颜玉霞认为,如果签订协议,应该和信托计划没有关系,是个单纯的民事合同,是双方协商的结果,但在法律上神码公司还是信托计划的受益人。“如果是现金认购次级受益权,那么资金在项目成立时就已加入信托计划,不会有风险;如果是以其他资金形式加入的话,发生风险时就可能存在双方责任认定风险问题。”

投顾违规

尽调失职?

梁学军的现实难题是,其前后总计900万元的投资款现在难以从神码公司要回。而这或许也是其“杠上”兴业信托的关键点。

“梁学军的钱,的确是打到兴业信托的账户中,作为收款方,兴业信托莫名地收到陌生人的钱款,却对此事不闻不问,作为投资顾问和投资人的中间角色,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张远忠说,其起诉的两点为,一是神码公司违规转让受益权,二是神码公司并不具备相应的投资资格。

记者就打款事宜向兴业信托求证,兴业信托办公室相关人士表示并不知情。

梁学军与神码公司之间的纠葛看起来似乎只是一起普通的地下私募理财纠纷案件,与兴业信托无关。但张远忠认为,兴业信托将巨额信托资金委托给并不具备投资咨询资质的地下“黑私募”神码公司独立运营,有违规之嫌。

对此,上述兴业信托人士一直称,对于神码公司和梁学军签订的转让受益权协议,至今仍没有收到神码公司任何的通知,“目前来看,信托计划都正常运行,我们的职责是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对于神码公司,我们的尽职调查也非常详细,投资管理团队的从业资格以及管理团队人员的身份证号码,我们都做过比对,确认团队的管理能力后才决定选择。”

不过,张远忠对兴业信托提出了质疑:“兴业信托将该信托资金全权交给神码公司这样的机构独立运营,兴业信托公司在尽职调查及资金风险监控方面都有失职和违规。因为从证券业协会网站上无法查到神码公司拥有证券投资咨询资格,也未能查到袁磊、朱玉峰等人拥有证券投资咨询资格。”

针对张远忠的疑惑,兴业信托随后做出了公开回应,“神码投资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符合《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及相关监管要求,所聘请的投资顾问神码公司符合证券信托产品投资顾问选聘的监管规定,团队主要成员通过了证券从业资格考试。”

对于投资人质疑其投资顾问违规事宜,上述兴业信托人士表示,这款产品其实是证券类投资产品,因此选择投资顾问主要还是倾向于明星投顾的概念,其中一个标准就是二级市场表现能力,“如果有违规,势必影响其声誉,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从这个角度考虑,大多数的投顾不会这么做。”该人士表示,这是兴业和神码公司的第一次合作,主要还是看中其在二级市场的表现能力。“如果神码公司确实存在违规,下次投顾选择会慎选。而且产品7月初就到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尽职调查是没有问题的,目前阶段,对于不是信托范围内的事情,我们不想过多去干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