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知识普及 查看内容

三信托潜入金宇车城 重组迫近?

2018-6-28 17: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营报

摘要: 8月21日,金宇车城发布了其半年报。令人感到讶异的是,其十大股东中兴业信托、中融信托、陕西国际信托三家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赫然在列。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金宇车城重组逼近,但潜在重组方不愿过早抛头露面, ...

8月21日,金宇车城发布了其半年报。令人感到讶异的是,其十大股东中兴业信托、中融信托、陕西国际信托三家信托公司的信托产品赫然在列。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金宇车城重组逼近,但潜在重组方不愿过早抛头露面,组织信托产品代持股份的缘故。

作为A股的绯闻之王,金宇车城的重组故事一直未曾间断,但最后均不了了之。那么三只信托产品的同期出现,能否终结其重组只“传说”不结果的局面,还尚未可知。但据记者了解,公司在今年6、7、8月份的股价异动或许与上述三只信托产品入驻有关。

新股东的默契关系

根据金宇车城中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兴业泉州资金信托(下称“兴业泉州”)持有金宇车城122万股,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融金37号证券投资信托(下称“融金37号”)持有金宇车城120.23万股,国泰基金公司-中行-陕西省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国投”)持有其119.9万股。而在此之前公司披露的一季报中,并未发现上述三个信托产品的踪迹,也就是说,上述三个信托产品是在今年二季度的时候潜伏进来的。

上述三个信托产品同时在二季度入驻金宇车城,入驻的目的是什么,为何步调如此一致?带着上述疑问,记者先后致电上述三家信托公司,但上述三家公司均表示不便透露。

不过,金宇车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董事会成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最近信托公司经常倒腾公司股权,这个月进来,下个月出去,现在是否还在就不得而知了。”

该董事会成员的说法,也许可以解释金宇车城6月份到7月份之间的股票异动。6月14日至7月10日,金宇车城共发生6笔大宗交易,期间股价逆势上涨近30%。在此期间,公司传出与剑南春、郎酒等重组传闻,随着7月2日,公司澄清重组公告的发布,市场炒作热情开始减退,公司股价也开始下降。7月10日之后,公司股价开始回落并逐渐恢复正常。

而据记者统计,在6次大宗交易中,申银万国证券上海大连路营业部多次充当卖出方的角色,而齐鲁证券广州天河路营业部和机构专席充当了买入方的角色。

而据记者了解,金宇车城二季度新进入的两家信托股东陕国投和兴业泉州之间,或许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默契关系。

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陕国投除持有金宇车城的股票之外,其也持有众业达(002441.SZ)的股权。其进入众业达的时间依然为今年二季度。而在此前的一季度,兴业泉州也已经进入众业达的流通股股东之列。

在今年6~8月份众业达出现的几次大宗交易中,也出现了齐鲁证券广州天河路营业部和申银万国上海大连路营业部的身影。

陕国投和兴业泉州之间的默契由此可见一斑。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信托的身影出现在金宇车城呢。这或许与金宇车城频频传出的重组传闻有关。

对于金宇车城大宗交易异象,西南地区一位资深分析人士用“暗流涌动”来形容。他告诉记者,“可能是重组逼近,金宇车城潜在重组方不愿意暴露自己,因此委托某些机构收购股权,方便下一步行动。”

而一位市场人士告诉记者,金宇车城此前一直有卖壳的打算,但因为要价太高而作罢。

剑南春信托计划背后

“信托持有上市公司股权,一般是快进快出通过短期的股价波动获利,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看中公司的重大题材长期持有。”西南地区一位资深信托人士告诉记者。但该人士也表示,“信托公司一般都是单打独斗,三家信托同时进入,应该不只是简单的高抛低吸获利走人。”

颇为巧合的是,曾数度与金宇车城传出重组绯闻的剑南春最近也与信托搭上了“线”。

8月28日,四川著名白酒企业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剑南春集团”)工人罢工,其起因与信托有关。

作为一家老国企,剑南春其基层职工持有公司诸多股权,据了解,这些股权的价值目前可能超过10亿元。按照监管层的规定,公司上市前股东人数不能超过200人。监管层也明确规定申请上市的公司工会持股是不允许的。因此股权过于分散成为了剑南春登陆资本市场的障碍。为此,剑南春推出了一份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对此,其内部职工猜测剑南春此举是为了先将工会持股集中到信托、继而将信托所持有的股份集中到少数人手中,最终满足在A股上市对股东人数上的限制条件。

一位工人代表在电话中告诉记者,“8月17日,公司宣布推出一份"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因为担忧自己的"股权"被"阉割"成"信托受益权",所以才罢工的。”另据该工人代表透露,“员工持股信托计划”的信托公司就有一家是中字头的,但是具体是哪家该工人并不知情。

那么该工人所说的中字头信托公司会不会是潜伏进金宇车城之一的中融信托呢?随后记者致电剑南春副总蔡发富,对此,蔡发富表示不方便对外透露。

作为四川白酒六朵金花之一的剑南春一直徘徊在资本市场外。但是其本身业绩和在白酒业内的影响力却远超众多二三线的白酒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剑南春集团实现销售收入61亿元,其中酒类销售收入42亿元,较注册地与金宇车城一样都是四川省南充市,更让人浮想联翩的是南充商业银行的发起人之一南充市财政局正是金宇车城的二股东。

记者获得的一份南充商业银行年报显示,截至底,南充商业银行总资产达757.55亿元,存款余额达693.22亿元,实现净利润10.58亿元,南充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6.55%,高于当前银监会对于非系统性银行资本充足率(10.5%)的监管要求。业内人士指出,从盈利情况和资本充足率来看,南充商业银行均已经达到了上市条件。

另据记者了解,在四川省金融办和重点上市公司培养企业名单中,均有南充商业银行的影子,不过南充商业银行从推荐的上市名单中消失。有分析认为,在目前城商行直接上市遭监管层严控的情况下,借壳上市未尝不是一种捷径。

不过,对于重组传闻,金宇车城董秘罗雄飞以及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董事会核心成员均表示否认,罗雄飞告诉记者,“公司没有ST,也不存在重大危机,公司一直在积极地谋求主业发展和转型,因此根本不会重组。”

但是事实恐怕并非罗雄飞那么乐观,实际上市场之所以对金宇车城重组浮想联翩,与公司惨淡的业绩不无关系。目前金宇车城的主营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以及汽车贸易,但由于房地产市场调控等因素制约,公司主业一直都属于亏损状态,业绩呈现连年下滑态势。报显示,上半年净亏损893.22万元,较去年同期亏损额增多了49.2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较去年同期减少978.51%。

另据上述资深分析人士透露,“金宇车城此前一直想要卖壳,但是因为大股东要价太高最终都没能成行,现在面对着退市新政的出台,壳资源不像以前那么"值钱",很多ST公司都开始为卖壳重组而发愁了,金宇车城"卖壳"的要价或许会降一些。”

此外,该分析人士还指出,“金宇车城7月2日发布现澄清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承诺在未来三个月内不会筹划与公司有关的重组、并购、定向发行及其他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事项。那么三个月之后呢?显然,公司对于重组否定的并不坚决。”

信托“潜伏”、股价爆炒、大宗交易频频,金宇车城重组传闻之际又遭遇剑南春的“改制信托门”和南充商业银行的上市冲动,这多少让资本市场充满了憧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