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知识普及 查看内容

中诚信托再陷诚至金开兑付危机 三疑团待解

2018-6-28 17: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 评论: 0|来自: 证券时报

摘要: 编者按:中诚信托30亿元“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的兑付问题刚刚解决,13亿元的“诚至金开2号”信托计划也被指面临兑付危机。这次又在山西,又是煤矿。中诚信托在得知新北方公司经营困难的前提下,为何仍然为其融资? ...

编者按:中诚信托30亿元“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的兑付问题刚刚解决,13亿元的“诚至金开2号”信托计划也被指面临兑付危机。这次又在山西,又是煤矿。中诚信托在得知新北方公司经营困难的前提下,为何仍然为其融资?背后是否存在深层次的利益纠葛?危机重重的“诚至金开2号”信托产品背后究竟暗藏哪些问题?

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这正成为中诚信托避不开的尴尬。

距离“诚至金开2号”到期日还有42天,投资者的焦虑情绪已然开始蔓延,他们成立投资者维权QQ群,并频繁向工行私人银行部电话询问产品最新进展。

30亿元“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的兑付危机解决后,中诚信托如今又面临一大棘手难题。公开资料显示,“诚至金开2号”成立于7月26日,将于7月25日到期。

中诚信托向投资者提供的管理报告却显示,融资方已连续三个季度拖欠股权维持费,并正面临重组命运。危机重重的“诚至金开2号”信托产品背后究竟暗藏哪些问题?

疑团一:产品能否按期清算

这次又在山西,又是煤矿。

据了解,此次“诚至金开2号”计划所涉及的融资方是山西新北方集团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新北方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物资仓储、公路及铁路运输中介服务、生铁及煤制品等。截至11月末,未包含所持有的煤矿股权价值,该公司资产总计26.05亿元,所有者权益总计15.48亿元。

根据产品介绍,“诚至金开2号”规模为13亿元,中诚信托作为受托人,以股权投资附加回购的方式,运用信托资金对新北方公司进行股权投资,资金用于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洗煤厂建设、资源价款及受托人认可的其他支出。

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中诚信托今年5月在官网上公布的《诚至金开2号集合信托计划第一季度管理报告》显示,新北方公司一季度再次拖欠股权维持费。至此,新北方公司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未支付当季股权维持费用。截至3月31日,新北方共计向信托专户支付股权维持费3.62亿元,累计欠付股权维持费1.8亿元。

一名北京的投资者王涛(化名)向记者表示,在北京工商银行私人银行的推荐下,他于7月初购买了600万元的“中诚诚至金开2号”信托产品。

“当初工行的介绍是,这是一款保本保收益的理财产品,只有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客户才有资格购买,当时煤炭行情牛气冲天,谁也没想到会出现今天的局面。”王涛告诉记者,“前两年公司都按期收到利息,去年却没收到应付利息,当时就开始担心了。”

中诚信托曾在12月20日发布临时公告称,由于煤炭市场低迷,新北方公司经营困难,焦金栋、焦金柱、王彩霞、新北方公司、天津金栋矿产品销售有限公司未按期足额向受托人支付股权维持费。

该临时公告还称,新北方公司下属煤矿正处于二次整合中,新北方公司已于12月12日与某国有煤炭企业签署合作协议,该国有煤炭企业将在60日内完成对新北方公司所属煤矿的尽职调查、财务审计、资产评估工作。在这些工作完成后,双方将签订正式合作协议。新北方公司向受托人申请,待二次整合完成后一并支付欠付的股权维持费及其他款项。

记者就重组的进展采访中诚信托相关人士,得到的答复是“一切以公告披露为准”。而投资者近日向工行方面咨询的结果也是并未有任何进展。

随着兑付到期的逼近,“诚至金开2号”融资方是否能重组成功依然是谜,而这又直接关系到产品能否如期清算。事实上,同属矿产信托的已六期逾期的吉林信托松花江77号系列产品,至今仍未兑付。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不少煤矿出售,但接盘方很少。

疑团二:问题企业何以成功融资

中诚“诚至金开2号”另一疑云是,为何在融资方已明显暴露还款问题的情况下,依然选择合作发行这款信托计划。

据记者了解,金开2号于7月26日成立。在此之前,3月份,华融信托就成立了“华融·山西新北方集团煤炭整合特定资产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相关资料显示,华融信托以7.03亿元信托资金专项用于购买新北方公司享有的对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太原有限公司的192万吨煤炭的债权,而新北方公司将信托资金主要用于收购煤矿、洗煤厂、支付资源并购款。

如今,在华融信托的官网上已找不到山西新北方集团煤炭整合相关信托计划的任何信息。不过,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确认,上述信托计划在第二季度信托财产管理报告中称,报告期间,因受当地政策影响,新北方公司与山西煤运合营的四个煤矿目前暂未复工生产。

在此情况下,经协商,由新北方公司向受托人出具“代为交付第1期煤炭确认函”,并且由新北方公司采取外购原煤并筛洗后经天津金栋销售给中能滨海的方式,代为履行山西煤运的本期煤炭交付义务。

格上理财信托研究员王燕娱表示,新北方需要受托方代为履行交付义务,说明当时公司运营状况已经不太好,这种情况下中诚信托仍与其合作,或许是出于对新北方只是暂时出问题的判断,“很多企业都会遭遇资金周转的问题,中诚信托或许认为,新北方业务并无太大问题,帮助它熬过资金紧张阶段后,可以获得更丰厚的回报。”

确实,新北方在中诚信托的融资成本要高于华融信托。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在中诚信托“诚至金开2号”中,投资额在10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投资者年化预期收益率为10.5%;而投资额在300万元以上的投资者年化预期收益率则为11%。而在华融·山西新北方信托计划中,对应的年化收益率分别是9.5%和10%。

对此,中信信托一位内部人士则表示,单纯从风控的角度新北方当时的资质肯定过不了风控关,中诚信托后来仍然放行这个产品可能与人为因素有关。

既然新北方运行状况不好,曾与其合作的华融信托又是否受到牵连?证券时报记者就相关产品此前的运行情况致电华融信托综合管理部,相关人士表示不方便回复。记者翻阅华融信托及年报获知,公司在这两个年份并未出现项目兑付问题,也并未产生相关的不良资产。

疑团三:双方责任如何界定

与“诚至金开1号”类似的是,2号产品亦是由工行私人银行代销,这会否是由工行主导、中诚作通道的又一个项目?对此,工行和中诚信托方面一直是三缄其口。届时,双方的责任如何界定依然是个谜。

某中字头信托公司高管坦言,外界对于项目的情况并不清楚,因而并不好判断是否为通道类业务,但很有可能中诚信托和工行当初在通道责任的划分方面并不清楚,才会导致中诚方面的尽责调查并不充分,进而导致目前这种情况。

“中诚信托本是一家风格相对保守的信托公司,如果不是公司高层力推这一项目,相信这一产品也难以顺利地通过风险委员会的审核。”前述高管表示。

而煤炭行情从波峰到低谷也是导致中诚信托接连中招的重要因素。事实上,募资金额高达30亿的“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便是惨痛的教训。

上述信托计划因融资方采矿权纠纷卷入兑付危机,中信证券(600030)银行金融首席分析师邵子钦曾表示,在这一项目中,信托公司仅扮演通道角色,一般来说不用进行刚性兑付,但由于这款产品是由工行山西分行推介,最终又由该行代销,最终结果还要看银行与信托之间的博弈。

“从"诚至金开1号"最终的处理结果来看,工行和中诚均成为买单者,投资者获得本金及大部分收益,如果"诚至金开2号"出现兑付问题,估计银行和信托公司会采用同样的处理方法。”上海某信托公司业务人士估计。

作为信托计划的代销银行,工行也被投资者寄予厚望。

一位李姓投资者便称,这已是今年以来工行代销的信托计划第二次卷入兑付风波,如果产品到期投资者不能获得本息的话,也会殃及工行信誉。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刘雁 杨卓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