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知识普及 查看内容

基建信托产品走俏 有益优化风险结构

2018-6-28 17: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济时报

摘要: 地方政府今年比较急,这种“急”体现在投资基建项目上。除换届完成后新一届地方政府往往有比较强的投资冲动外,这种迫切的心情还被当前经济增速趋缓的大环境所加强。在这种环境下,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往往被认 ...

地方政府今年比较急,这种“急”体现在投资基建项目上。除换届完成后新一届地方政府往往有比较强的投资冲动外,这种迫切的心情还被当前经济增速趋缓的大环境所加强。在这种环境下,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往往被认为是驱动地方经济走强的不二法门。但是,谁来为这些投资买单? 7月6日,全国人大公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审议稿)》(以下简称《修正案》),直接叫停地方政府自主发债,地方政府一条重要的融资渠道关闸。 而就在这段时间,与地方债平行的另一融资渠道——基建信托——在地方政府焦急等待《修正案》出台的同时,突然大热起来。 基建信托热销 在进行数据分析时,业内人士颜玉霞注意到,6月基建信托数量大增。她说,“本月基础设施领域融资发力,地方平台融资增加。” 根据统计,6月投向基础设施领域的集合信托计划成立数量为74个,占比17%,成立规模221.59亿元,占比31%。而一直火热的房地产信托在当月的成立规模只有134.65亿元,占比19%。 这一趋势其实早在5月就有了苗头。5月投向基础设施领域的集合信托计划成立数量为63个,占比18%,成立规模145.22亿元,占比开始达到24%。 业内人士岳婷表示,考虑到今年较多项目以财产权信托的形式发行非集合信托类项目,故流向基础设施领域的资金应大于数据显示。 由于多项经济指标差于预期,中央政府于5月适时进行调整,采取多项措施稳增长,其中就包括加快了一些投资项目的审批速度。 审批的通过刺激了地方政府配套资金数额的增长。“对地方政府来说,主要是两条渠道,一个是地方融资平台,但是融资平台在规范以后有很多限制,除了保障房建设明确了地方融资平台作为地方政府的融资渠道;第二个是允许地方财政比较好的一些省市,发地方债,但是现在这个权力又收过来了,由中央代地方来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研究员范建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融资渠道有限、筹资规模有限的情况下,一些地方政府开始把眼光投向新兴的融资渠道——信托。普益财富范杰针对目前基建信托热销的现象表示,基建类信托产品的发行火热,显示出贷款债务率高居的地方政府非常迫切的融资需求,而信托已成为其最佳的融资通道。 收益率差异缘何巨大? 基建类信托,主要是指资金流向保障房建设、棚户区改造、城市建设等政策性项目,主要由地方政府的平台公司出面参与融资的信托计划。记者注意到这些基建类信托计划的收益率都比较高,几乎普遍在7%以上,有些信托计划的收益率甚至在10%以上。 这种高收益率和近期财政部代发的地方政府债券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7月9日,财政部代理招标发行了今年第三期地方政府债券。本期地方债发行总额239亿元,期限3年。经招标确认,债券中标利率为2.75%。中债网公告显示,本期地方债吸引了322.8亿元资金参与投标,认购倍数仅为1.35倍,认购情况较一般。当期债券利率甚至低于很多银行的一年期存款利率。 而据申银万国对地方债的一份研究报告,从资金投向看,“(地方政府)总的债务中,用于市政建设、交通运输的超过60%。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中,用于市政建设的最多,超过了42%。”这说明,地方债的投向和基建信托的投向基本相似。 但是,为何两者差异如此巨大? 范建军认为,两者差距悬殊的收益率是由二者不同的风险决定的。 “债券由中央代发意味着它的风险极低,但是2.75%确实是过低了一点。现在一年期存款利率已经降到3%了,可能想到未来还会有降息的可能,为了规避风险,所以现在定一个比银行利率还低的收益率。”范建军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收益率定得很低,所以中央代地方发的债销售有很大问题,认购不那么踊跃。但是这是由中央政府代发的,那意味着它的信用级别和中央财政发的债信用是一样的。 另一方面,基建信托是以公司的名义发行的,它的信用级别无法和政府债券相比。范建军表示,所谓的地方融资平台只是以政府的名义成立的公司,虽然资产装进去了土地、国有企业的控股权这些,但是中央政府不会对它进行兜底,只有地方财政兜底。由于地方财政没有发债能力,可能存在比较高的风险。 业内人士李旸向记者表示,除了风险方面的原因外,信托的融资成本要更高一些。债券的投资者中中小投资者比较多,信托的投资者都是一些资金量比较大的,所以收益率也会有差别。 基建信托发行有益优化风险结构 据申银万国的报告,今年是地方债券偿债的高峰,单年偿债数额在1万亿以上。正是基于对地方债务风险难以控制的担忧,全国人大对《修正案》作出解释称,“近些年地方政府债务急剧上升达十万多亿元,带来的问题和潜在的风险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因此还是应当明确规定地方政府不能举债。” 那么地方债的风险敞口是否会伴随着基建信托的发行最终转移到基建信托身上? 范建军认为,由于地方债的风险可控,因此不必担心风险的转移问题。 “就那么一点量,集中到期又怎么了?”范建军认为,我国的政府债务与GDP相比,仅仅不到15%,而西方国家往往都超过100%,通过地方债的滚动发行,地方债务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 “现在用信托这种形式变相发债来融资,我觉得对银行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对国家也是如此。”范建军表示,因为信托计划有一定投资门槛,实际上起到了分割承担不同风险能力人群的作用。 “信托的出现让有高风险承受能力的人群去购买有高风险的产品,相当于让这部分富人承担政府融资风险而不是让银行背着这个风险,所以它一定程度上是优化了整个社会的风险结构,相当于有能力承担风险的人去承担风险。这个风险以前是让背负了大量小额存款人负债的银行去承担的,而银行根本没有过大的风险承受能力。”范建军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