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知识普及 查看内容

周小明:信托业在发展中寻求转型良机

2018-6-28 17: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 评论: 0|来自: 中国金融家

摘要: 告别了多年来的高速增长,信托业正逐步进入平稳发展时期。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制度红利的消逝,信托业依托跨市场投资牌照优势谋利的传统业务模式难以为继,行业面临增速放缓、业绩下滑、风险增加等“新常态”,信 ...

告别了多年来的高速增长,信托业正逐步进入平稳发展时期。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制度红利的消逝,信托业依托跨市场投资牌照优势谋利的传统业务模式难以为继,行业面临增速放缓、业绩下滑、风险增加等“新常态”,信托业的转型发展已迫在眉睫。

信托业在转型路途上迈出了哪些步伐?在日益复杂的环境中又该如何寻求发展的新“风口”?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了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与该所所长、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理事周小明进行对话。

平稳发展中焕发新机

自从2007 年新 “一法两规”颁布之后, 中国信托业不断演绎着高增长的传奇,在近些年连续超越证券公司、公募基金和保险公司, 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行业。但自甚至好几代人。有些客户因此会担心自己的财富在法律能不能受到有效保障。

他表示:“观念可以澄清破除,制度不配套也可以通过设计完善方案来解决,财富管理面临的核心问题还是专业服务缺乏。财富管理服务体系的建立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与时间,而且短期内无法盈利。很多信托公司虽然已经发现了财富管理业务的发展空间,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耐性来培育这一业务领域。这是信托公司眼前的商业模式跟未来发展之间的取舍问题,很多公司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我相信很多公司会加大对财富管理业务的布局、投入。”

监管新规释放三大信号

在行业监管方面,信托业也迎来了监管力度不断加强、监管体系不断完善的新局面。4 月10 日,《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下发各家信托公司,《条例》对信托登记制度、行业稳定机制等都做出了相应要求,将信托配套制度上升到法规层面。《条例》明确了监管层怎样的政策导向?

周小明表示,《条例》释放了三大信号。第一个信号是“扶优限劣”。《条例》首次明确了分类经营的具体内涵,出于风险管控和业务能力的考虑,成长类、发展类、创新类信托公司的业务范围差距较大,小型以及部分中型信托公司发展将受到更大制约,有利于促进信托公司做大做强,加速行业并购和整合,实现优胜劣汰,推动行业集中度提升以及资源优化配置。

第二个信号是鼓励创新。《条例》鼓励创新的核心有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对具备条件的信托公司允许开设专业性的子公司,打破了信托公司多年来一直不允许设分支机构的限制。如此,信托公司能通过设立专业化子公司的方式合理布局网点,推进专业化发展。第二个创新是提升信托产品受益权的流动性。一是允许受益权做质押登记,给受益权流动化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二是允许信托产品经过登记之后,在银监会指定的场所进行交易。

第三个信号是引导业务转型。《条例》通过对融资类信托业务设计新的监管标准,加大对融资类业务的约束,推进信托公司向资产管理业务、向财富管理业务转型。原来《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引进了相当于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概念,此次在《条例》中更加明确。《条例》规定,信托公司净资产与全部融资类单一资金信托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5% ;在针对集合类信托的杠杆率方面,净资产与全部融资类集合信托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2.5%。对融资信托对单一客户的集中度也做了限制,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方式对单一融资者的融资余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15%。

《条例》也有一些值得进一步讨论的地方,周小明认为,分类监管分类经营的做法或欠公平。他说:“很多行业都在取消‘标签’,信托业却要贴上‘标签’,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我们说公司都有成长期,对不存在问题但起步时间不长、规模比较小的公司,在业务上给予大的限制,会不会影响这些企业未来的发展,会不会影响行业的竞争公平?”

引进更加严格的类似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概念来约束传统的融资业务是不是合理?这是《条例》需要引起注意的另一个问题。周小明解释:“信托业务本身跟净资本没关系。过去因为有‘刚性兑付’的潜规则存在,需要更大的资本约束。未来‘刚性兑付’将逐步得以消除,用类似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指标来约束作为一个理财机构的信托公司的业务,这个导向值得考虑。”

有序打破“刚性兑付”

困惑行业已久的“刚性兑付”造成信托公司进退两难的困境。“刚性兑付”是信托公司在特定历史时期自然形成的一个结果,曾经对行业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近年来“刚性兑付”的负面影响日益凸显,成为信托发展跨不过去的“隐形障碍”,打破“刚性兑付”的呼声越来越响。

对于“刚性兑付”给信托业带来的影响,周小明用了一句话来评价:“不‘破刚’行业没有未来,‘破刚’信托公司没有现在。”周小明认为“刚性兑付”潜规则的打破需要时间与过程。“只要制度安排上给予很明确的否定性的倾向,然后在实际的经营操作上给予时间,自然就会有个‘破刚’的过程。”周小明说。

打破“刚性兑付”,周小明认为可以从三个路线突破。第一是随着业务转型的成功,“刚性兑付”也会慢慢被打破。因为现在所有的“刚性兑付”都是针对传统融资信托的非标准化固定受益产品。未来对于比如像基金公司的投资性产品、财富管理产品,尤其是个性化的财富管理的服务,本来就是实行浮动收益,对受益人来说也就不存在“刚性兑付”。所以随着产品结构转型逐步成功,随着资管产品与财富管理业务的比重逐步加大,传统的融资信托逐步萎缩,“刚性兑付”将会自然打破。

第二个“破刚”路线是市场化处置能力的提升,也就是受托人全面尽职管理能力的提升。当个案信托项目出现风险特别是流动性风险时,通常有两种解决方式:一种是简单的“刚性兑付”,另一种是市场化的处置。以往对个案信托风险,信托公司较多地采用“刚性兑付”策略,这也是遭致诟病的原因之一。然而,这种情况在度有了明显改变,更多信托风险事件开始采用市场化风险处置方式,并且效果良好,这反映了信托业风险处置能力的提升。通过并购、重组、法律追索等不同处置方式,对信托项目风险进行市场化消解,原本就是信托业尽职管理的题中应有之义。

第三个“破刚”路线是事件突破。信托业的刚性兑付是一个潜规则,也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从制度层面来讲,受托人不允许对信托产品的本金和受益提供任何承诺。刚性兑付更多是信托公司经营策略上的选择,如果产品造成了损失让市场去承受,可能会对公司的声誉造成比较大的负面影响。所以很多公司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经营策略上自愿兜底。如果有公司经营上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无法对损失实行兜底,也会在客观上打破“刚性兑付”。

周小明明言,从信托业长期健康发展角度看,信托公司必须理性对待“刚性兑付”策略,对具备条件的信托项目,应该逐步排除“刚性兑付”的魔咒,“虽然短期会有阵痛,但只有打破刚性兑付,才会有行业持续健康的长远未来。”(来源:《中国金融家》杂志 作者:李思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