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知识普及 查看内容

北京信托总经理王晓龙点评报告

2018-6-28 17: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3| 评论: 0|来自: 中国信托业协会

摘要: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大家上午好!中国信托业自2007年以来高速发展,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管理社会财富的比较优势,在为广大高净值客户管理财富的过程中,为居民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整体来看,基本 ...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各位媒体界的朋友:

大家上午好!

中国信托业自2007年以来高速发展,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管理社会财富的比较优势,在为广大高净值客户管理财富的过程中,为居民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整体来看,基本践行了信托业“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职责定位。但是,如同中国经济增长模式面临转型一样,中国信托业简单粗放的发展模式也在此次经济下行周期中遇到挑战。

在信托业协会编着的这份年度报告中,对信托行业的功绩有比较完整和客观的回顾,我在这里就不多赘述。我只强调其中一个方面,“新两规”把信托投资公司中的“投资”二字拿掉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也正因为此,才让信托行业回归信托本源,集中精力发展信托业务,也迎来了信托资产规模过去七年的飞跃发展——从2007年的不足一万亿(0.95万亿)到的10.91万亿元。

3、生前遗嘱。

之前银监会杨家才主席助理在“中国信托业年会”上倡导信托公司的“生前遗嘱”制度,包括激励性薪酬回吐、红利回拨或限制分红制度,以及业务的分割与恢复安排、机构的处置与处理。

生前遗嘱的签订,不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刚性兑付,而是通过约束信托公司、信托公司从业者,以及信托公司股东的利益取向、风险偏好,实现最大限度地实现保护投资者利益的目的。在制度建设、特别是法律法规以及信息披露方面尚有很大提升空间的前提下,约束金融机构的道德风险非常重要。

以上这些信托行业维护受益人最大利益、保护投资者方面的举动,有的是监管层要求,有的是企业层面的商业选择,但本质都是信托制度优越性的体现。可以说,在今天财富管理的大格局中,以信托方式管理他人的财富,应该是目前最好的制度框架之一。正是基于此,在商事信托、民事信托、公益信托的市场环境中,信托制度的优势还远远没有释放。

▍转型迫在眉睫

目前,我们看到信托制度正在逐步渗透到更多的资产管理相关行业,比如银行理财、券商资管、保险资管等等。以信托制度为基础的资产管理行业将随着中国国民财富的不断增加,迎来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信托制度已经不是信托公司独享的制度“红利”,这也是大资管时代信托公司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这就引到我今天要谈的第二个话题——信托公司的生态环境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信托行业的转型迫在眉睫。

特别是随着经济周期的轮回,支持信托公司高速发展的生态环境已经发生改变。展望未来,信托公司降速发展的趋势基本确立,未来较长时间内,行业保持中速增长或成为“新常态”。

自一季度起,全行业信托资产规模季度环比增速一直呈现下降趋势: 一季度为16.86%,二季度为8.30%,三季度为 7.16%,四季度为7.66%。今年一季度则为7.5%。

今年4月,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即“99号文”,事实上进一步确立了信托的行业拐点。

我原来说过,信托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恐怕摸到了天花板,很多人当时不信,认为我太过悲观。但现在来看,过去赚快钱的模式确实已经无法持续,虽然大家都还没有摸索出成熟、可行的新型发展路径,但转型迫在眉睫。

所幸,银监会的“99号文”已经为我们指明了转型的六大方向,也可以称为是“六大利好”,剩下的只是转型的决心与实践。这六大方向包括:债权型信托直接融资工具、设立直接投资专业子公司、并购业务、高附加值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家族财富管理、公益信托等。

目前,已经有信托公司在包括另类投行、私人财富管理、成立直投子公司等方面有所探索;北京信托也在加快转型步伐,除上述业务外,也在尝试借助银行间交易商协会的平台,实现发行人与债权代理人双重角色的重叠,告别刚性兑付的盈利模式和风险与收益严重不对等的投资模型。或许到明年协会再牵头撰写行业报告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对信托公司的转型初探做出比较客观全面的评价总结。

▍转型难度不可小觑

然而,通过转型达到新的业务高度,实现新的供需平衡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决不能低估了转型的难度。

首先,信托公司上下更多以融资业务见长,对于投资业务,多数公司还没有摸到门道。有的人说,做融资业务的、做“非标”的没有做投资的基因,我不这么认为。做融资业务久了,会习惯性地不做自己不熟悉的业务,以此作为风控的一种手段。但到了向投资转型的时刻,通过加强自身学习、引进外部人才、加强产融结合程度等方式,都可以弥补思维惯性的束缚。转不过来,只能说转型的压力还不够迫切。每一个信托计划的全生命周期,不都是募、投、管、退吗?与投资相比只是形式不同、逻辑不同。而且现在金融机构给客户提供的多是一揽子金融服务,投资还是融资更多取决于企业的发展阶段和具体需求。单纯会做融资、或者只专注投资领域都已经无法适应新时代客户对财富管理的要求。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不管是投资还是融资,核心竞争力在于拥有人才和业务创新,在于发现、识别并管理交易对手风险的管控能力,在于能与交易对手共同成长的信心与恒心。

其次,信托公司创新业务面临的外在牵制过多,需要监管层牵头组织行业力量对其他政府部门进行沟通。比如,土地信托对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护,与以往形式不同,但保护的实质更重。如何让其它政府部门认识到信托下乡利在长远,需要我们认真考虑。再比如,消费信托对产业层与消费者关系的重新整合,如何让实业企业家认识到信托的介入并不是“门口的野蛮人”,而是一揽子金融与消费方案的提供者。这些草根创新,需要的不是顶层设计,更多是顶层沟通与呵护。

第三,信托行业基础设施亟待完善。比如,信托产品交易平台的建设,让私募属性的产品在保护投资者隐私的前提下,能够交易流转,让投资者有用脚投票的权利。再比如,减少投资者以信托计划的身份参与到各类金融市场的阻力等等。这些都需要监管部门联席会议机制发挥更大作用,给信托业和信托公司以更平等参与各类金融市场投资的机会。

▍行业前景:持续健康发展

对于转型,目前各家公司都在摸索、都在尝试,但基本共识是信托行业已经进入深耕细作的时期,必须沉下心来去了解行业、了解产业、了解客户。如果个别公司连这一步还认识不到,还在留恋过去可以简单复制的赚快钱业务,只能被大资管的浪潮所淘汰。因为在大资管时代,你不去做,自然会有人去做;信托制度不是你我的,它是全社会的。

6月16日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三届年会,发布了《资产管理行业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里面提到要协调相关部门修订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资产管理机构的一般贷款人资格和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资格,允许资产管理机构发债融资开展并购重组业务和重大投资。可见,大资管时代的监管竞争越发激烈,信托公司的制度优势逐步被稀释,这是一个不进则退的时代。

我们从上半年看到很多可喜的变化,最为亮点的是,相当一批信托公司的核心业务正在从类银行的融资业务向以“债”或叫“私募债”为代表的标准化信托产品转型;从融资类业务向投资类业务转型;从非标类业务向标准化业务转型。并进一步回归主业,着力发挥资本中介的核心角色。

比如一个可拷贝的模式是,推动传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类高收益债券模式转型。信托公司以信托实物资产为标的,代理发行债权信托受益凭证。明确融资主体是发行人和债务人,投资者为债权人,信托公司为承销方、债权代理人和资产管理人的概念,厘清各方的权利与义务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信托公司不为债权收益凭证的违约承担责任;投资人的债权追索对象变为发行方;但信托公司作为债权代理人有义务在违约情况发生时,以投资人利益最大化为原则,对债权收益凭证相关的项目资产等进行处置。

可以预见,以及未来一个较长的阶段,整个行业都要面对实体经济的结构调整和经济周期性变化,我们必须适时完成信托业的转型,要经受住同业竞争不断加剧,利润空间逐步缩小的市场考验。在这样相对严峻的生态环境中,信托公司不仅要处理前些年过快发展可能引爆的“风险地雷”,还要学会如何在各种资产泡沫中寻找新的投资发展机会。

基于此,信托公司今年将真正进入两条腿走路的发展阶段,即:一是不断提高风险识别、判断和处置能力,继续投入到以传统投向为主的市场竞争中,维护信托行业的资管市场地位和客户信任度;二是通过对组织架构、决策体系、资产获取、配置和管理团队的重组,投入到主动管理市场的综合竞争中。这就有几个绕不过去的现实经验:“刚性兑付和流动性管理的关系”、“投资人体系重建和深度教育问题”、“转型中的业务模式和传统业务比重的配置问题”、“风险管控与业务创新的边界厘定问题”等等。需要我们认真做好这些方面的基础工作,培养队伍、抓好管理、夯实基础、敢于担当;只有这样,当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特别是直接融资市场发展壮大的时候,信托业就将迎来新一轮发展高峰。

可以预见,在“99号文”的指导下,只要我们坚持风险防控与转型发展齐头并进的总体发展思路,伴随着各项机制建设与制度创新的落实与深化,信托业将在加快转型中,实现持续稳定、健康有序发展。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谢谢大家!(来源:中国信托业协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