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知识普及 查看内容

超日太阳股权质押缩水 中融信托“太阳劫”

2018-6-28 17: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6|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营报

摘要: 火辣的太阳并未隐去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超日太阳)头上的阴霾。继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将超日太阳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后,中金公司日前也将超日太阳主体评分由5+下调至5,而随着公司股价的不 ...

火辣的太阳并未隐去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超日太阳)头上的阴霾。

继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将超日太阳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后,中金公司日前也将超日太阳主体评分由5+下调至5,而随着公司股价的不断下滑,超日太阳所涉及的一系列信托计划或将面临着追加质押的风险。

据超日太阳公告显示,自超日太阳和中融信托合作发行了中融-超日太阳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规模为2.3亿元,质押标的是倪开禄将1270万限售股进行股权收益权转让,转让价格为18.12元/股,截至3月14日,超日太阳的20日均价为47.96元/股,质押价格为18.12元/股,质押率为3.8折。由于是单一信托计划,公开可查的信息并不多。

在3月第一次给超日太阳做股权质押贷款时,中融信托对超日太阳的股票表现可谓信心满满。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中融信托《超日太阳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尽职调查报告》(以下简称《尽职调查报告》)中,对还款来源如是写着:融资人未质押的股票8582万股,市值约41亿元(按截至3月14日超日太阳的20日均价47.96元/股计算),转让、减持、抵(质)押融资人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和其他财产取得的收入足以覆盖本次融资2.3亿元。

但随着光伏行业景气下滑,超日太阳的股价一路下滑。11月上市时,超日太阳可谓风光无限,价格一度高达每股40多元,此后超日的股价发生逆转,7月31日复权价格甚至下触到15.17元,8月9日复权价格收于17.19元,但仍低于预警价格18.12元。

超日太阳股价巨量下跌背后,是自以来光伏行业整体景气度的大幅下滑。1月30日,超日太阳对外宣布,公司净利润将比同期下降35%到65%,盈利或在7715.27万元至1.43亿元之间。2月28日,公司再度确认,其去年净利润大约为8271万元。

不过4月16日的公告令人大跌眼镜: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53万元,修正后下降126.55%。公司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也大幅被修正,其中营业总收入为33.25亿元,营业利润为-4767万元,分别比最近一次的公告内容减少9.87%和148.91%。

但在对超日太阳做尽职调查时,中融信托却显然未对光伏行业风险有足够的认识。《尽职调查报告》称,该公司2007~2009年的净资产收益率平均超过28%,盈利能力很强。

一位江苏光伏企业高管认为,不到迫不得已情况下,倪开禄不会以质押股权的形式来获取贷款。光伏行业危机从初开始蔓延,至今未消,龙头企业江西赛维、无锡尚德都面临破产风险,“目前银行已基本停止了对光伏企业的贷款,每个光伏企业缺钱程度不一,而超日太阳这种在巨头夹缝中生存的中小企业则更为困难,大股东抵押股权贷款,应是公司资金链紧张所致,以此来缓解公司经营问题。”

在11月30日倪开禄将67998735股质押给中国进出口银行、厦门国际信托公司时,公告清楚的写道:“用以为超日太阳申请银行贷款提供担保。”但对此,超日太阳董秘顾晨冬则对记者称,对倪开禄质押股权原因和用途并不清楚,也对目前该企业资金链是否紧张一事无法回答,“除了公告以外,我无话可说。”

融资方多头抵押风险大

如果超日太阳股价再次出现下跌的局面,那么倪开禄将面临追加的风险,但目前倪手中所剩下的股权并不足以支撑追加的分量。

《尽职调查报告》显示,信托存续期内,若质押股票股价下跌,导致被质押股票以收盘价计算的总市值+已交的回购款低于回购价款的170%时,倪开禄保证在2个交易日按照合同约定,追加相应的保证金,至质押股票的价值达到回购价格的170%。

资深信托人士刘擎分析认为,股市的震荡可能在下半年仍然继续,一旦超过警戒线后,倪开禄只能用更多的股权质押,或者用现金来补充,但对当前的超日太阳来说,现金补充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不断用公司的股权质押以保证股价回到止损线。

那么对于当前的倪开禄来说,是否手上还有足够的股权可以抵押?答案似乎并不乐观。

根据超日太阳公告显示,最新的一笔股权质押行为是在7月31日,倪开禄将其持有的公司有限售条件流通股330万股质押给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用以申请银行贷款。这是继5月15日,倪开禄将其持有的本公司有限售条件流通股4150万股质押给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用以申请银行贷款后,又一次质押行为。

在上笔股权质押公告显示,截至5月15日,倪开禄持有超日太阳公司有限售条件流通股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1.95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5.272亿股的37%,而倪持有超日总股权为37.38%,截至7月31日,倪手中可用的股权只剩下0.02%,按照公司5.272亿股计算,那么倪手中还剩下105440股。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超日股价再次出现下跌,那么倪将面临追加的风险,但问题的关键是,倪手中所剩下的股权并不足以支撑追加的分量。

按照中融-超日太阳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二期融资规模5500万元来说,倪开禄是将其持有的661万股限售股进行股权收益权转让,转让价格为8.33元/股。截至4月21日,超日太阳除权后的20日均价为23.78元/股,质押价格为8.33元/股,质押率约为3.5折。

如果倪开禄每次追加的股权质押是以信托计划的一期、二期、三期来计算,也就意味着在当前股价情况下,超日太阳要想补齐警戒线达到止损线,每次抵押的股权份数应该多于600万股,但实际情况是,此时倪手中所剩的股权不足100万股。

刘擎告诉记者,根据超日太阳大股东频繁和各个信托合作贷款的案例分析,股票质押信托的风险多发在多头抵押和行业大幅下行、利润明显减小、信托设计对风险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而且部分合作属于单一信托,信息披露并不充分,在这种情况下,风险敞口重复而复杂,后期风险隐忧很大。

此外,刘擎认为,应对危机,在没有多余股票补仓或补现金的情况下,最后可能通过拉升股价的方法,通过在二级市场的操作,来拉升股价重回警戒线和平仓线内,对于超日太阳最大资金来源的中融来说,抵押在中融手中的超日股票又能价值几许?能否在未来顺利兑付成为最大的悬念。作为这些信托的持有人,有权利问询信托公司对此有什么处置方案,或者应召集受托人大会讨论对策。

不过,截至本报记者发稿前,中融信托方面未就以上问题给予回复。

股权质押信托增势迅猛

通常是以上市公司股票进行质押融资。融资方一般为持有标的股票的部分股东,融资目的通常为上市公司股东增强自身资金流动性和其他项目投资需要。信托产品投资收益为质押股票限售期结束后溢价转让的部分收益。

数据显示,以来已发生699宗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案例,比去年上半年高出19宗,质押总股数达到1275亿股,比去年上半年的206亿股整整翻了5倍。

具体来看,在已发生699宗案例中,近九成质押给银行和信托公司,其中317宗质押给银行,309宗质押给信托公司,其余质押承接方还有创投公司、证券公司和个人等。股权被质押的上市公司中,有386家属于制造业,占比最高,其次为房地产业,有132家;曾被质押股数较多的公司有紫金矿业、新湖中宝、上海电气、泛海建设和新华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