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P2P理财 查看内容

盛屯矿业信托资金链曝光 重组藏猫腻遭证监会调查

2018-6-29 09: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7| 评论: 0|来自: 证券之星

摘要: 盛屯矿业重组猫腻遭证监会调查据调查显示,此次将注入盛屯矿业的埃玛矿业在底净资产-398万元,但经过四次增资和评估催肥,其估值迅速膨胀为14.6亿元。更离奇的是,盛屯集团是底买下深圳市源兴华矿产资源投资有限公司 ...

盛屯矿业重组猫腻遭证监会调查

据调查显示,此次将注入盛屯矿业的埃玛矿业在底净资产-398万元,但经过四次增资和评估催肥,其估值迅速膨胀为14.6亿元。更离奇的是,盛屯集团是底买下深圳市源兴华矿产资源投资有限公司,从而获得了埃玛矿业45%股权,而深圳源兴华前股东上海润鹏资源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竟然是盛屯矿业的股东周万沅夫妇,而上市公司另一股东顾斌也极有可能是周万沅夫妇的马甲。

此外,盛屯矿业的资金链也极其离奇,记者调查出盛屯矿业前十大股东的股份几乎全部质押给信托公司,质押股份所得的资金用于给大股东盛屯集团发放贷款,从而形成了一个无限循环的资金链条。

玩火必自焚。证监会一直公示让此前鲜为人知的盛屯矿业(600711)遭立案调查一事大白天下。值得注意的是,重组方案被暂停审核的盛屯矿业正是本报5月连续针对其重组方案明显不合理而连续报道的上市公司,尽管当时公司一言未发,但市场已经于昨日用脚投票,盛屯矿业股价毫无悬念跌停。

证监会日前公布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行政许可审核情况公示》(以下简称《公示》),披露了目前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审核情况,而在这当中记者发现,此前备受质疑的盛屯矿业已被证监会稽查立案。

《公示》表明,盛屯矿业此次重组性质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财务顾问为国海证券,签字律师为国浩(上海)律师事务所的秦桂森和梁立新,资产评估机构为山河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和亚太联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受理日期为今年6月7日,反馈日期为7月10日,而在最后的备注当中,证监会称盛屯矿业此次重组“有关方面涉嫌违法稽查立案,暂停审核”。

揭秘:盛屯矿业信托资金链曝光

这是一条环环相扣的利益链,这条利益链以盛屯矿业(600711)为平台,以矿山为核心,而连接各个利益体的纽带,则是极具隐秘性的信托。

本报调查发现,盛屯矿业前十大股东的股份几乎全部质押给信托公司,质押股份所得的资金,竟然是给大股东盛屯集团发放贷款。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今日将为读者解构这一条隐秘但复杂的利益链。

十大股东股权多数质押

昨日本报刊登《盛屯矿业导演矿山注入大戏》一文,分析了盛屯矿业大股东即将注入上市公司的埃玛矿业估值两年间从-398万元增值到14.6亿元的不合理性,并指出埃玛矿业在卖身于盛屯集团之前,属于上市公司另一股东周万沅夫妇,而盛屯矿业第四大股东顾斌也应为周万沅夫妇的马甲。

由于受到市场质疑,在发布收购利好的消息之后,盛屯矿业昨日股价出现大幅下跌,收盘报19.26元/股,下跌5.17%,跌幅居有色金属板块之首。

进一步的调查发现,盛屯矿业前十大股东均为此前参与定向增发的股东,而股东们对其股份都有着相同的处理方式——质押。公司年报显示,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9位对其股份进行质押,质押比例大多数是全部质押。

8份信托融资近5亿元

调查发现,不仅仅是前十大股东,数位此前参与盛屯矿业定向增发、股票尚未解禁的股东也都将股票予以质押,质押方均为信托公司。

大股东方面,4月19日,盛屯矿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深圳雄震集团将其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513万股质押给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根据当时公司股价24元的均价,以及信托公司普遍的折扣率,融资规模约为1亿元。

除大股东外,盛屯矿业并未发布过其他股东的股权去向。事实上,其他股东也都将股权质押给了信托公司。

2月28日,中融国际信托推出“雄震股权质押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计划显示,浙江方正房地产和自然人孙汉宗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盛屯矿业1088.24万股限售流通股质押给中融信托,孙汉宗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浙江方正房地产为公司第十大股东。

此次信托规模为7000万元。投资300万元以下,第一年收益为7.5%,第二年为10.5%;投资300万元以上,第一年收益为8%,第二年为11%。

据不完全统计,盛屯矿业各大股东一共成立有至少8份信托计划,将其持有的盛屯矿业股份质押给吉林信托、中融信托、东莞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融资近5亿元。

股权质押后向大股东放贷

限售股东质押股份获得资金本是稀松平常之事,但不平常的是,参与此前盛屯矿业定向增发的股东,将股份质押之后的用途,竟然是向盛屯集团发放贷款。

在前述中融国际信托推出的“雄震股权质押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显示,此次信托计划的资金用途是向深圳盛屯集团有限公司发放信托贷款。

同样的事情此前已经在另一股东周万沅身上出现过。8月17日,吉林信托推出“松花江【59】号深圳雄震集团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自然人周万沅、魏敏钗和吴光蓉将其持有的780万股盛屯矿业限售流通股提供质押,深圳盛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姚雄杰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与此前一项中融信托的资金用途一样,该次信托计划募集资金由受托人用于向深圳盛屯发放信托贷款。

上述吉林信托产品与众不同的是,周万沅作为神秘的关联股东出现在信托计划当中,而另一个更为神秘的人则是盛屯集团以及盛屯矿业实际控制人姚雄杰。

“这是一个理论上可以无限循环的利益链。”一位投资界人士解释道,上市公司非公开增发,新增股东将股份质押给信托公司融资后再贷款给大股东,大股东购买资产再增发注入上市公司,获得更多上市公司股份后再质押给信托公司融资支付利息偿还贷款。在这场资本游戏当中,得利的永远是大股东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小股东只是股价的抬轿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