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新p2p理财资讯 首页 P2P理财 查看内容

温州信托梦:希望借助金改取得关键突破

2018-6-29 09: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济时报

摘要: 新世纪以来第一家新设的信托公司,或许将在温州落户。9月底,温州首次公布了4类9家由民企发起或升转创办新型金融机构的名单,其中,由上海均瑶集团主发起成立的信托公司名列其中。按温州市金融办的要求,这9家企业的 ...

新世纪以来第一家新设的信托公司,或许将在温州落户。

9月底,温州首次公布了4类9家由民企发起或升转创办新型金融机构的名单,其中,由上海均瑶集团主发起成立的信托公司名列其中。按温州市金融办的要求,这9家企业的筹建报批工作已在10月20日前完成。按照程序,这份名单目前正在等待银监会审批确认。

自1998年启动第五次整顿以来,信托行业共有200多家信托机构退出市场,自此之后,监管层对素有金融业“坏孩子”之名的信托业持严管态度。十多年来,全国没有一家新设立的信托公司。

借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获批之机,手持“金改”尚方宝剑的温州终于大胆向银监会投石问路。当地金融界人士对此次审批寄予厚望,视之为“金改”能否有所突破的关键。在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看来,温州所投出的石头砸向的是“国家包办一切的时代”,而新设一家信托公司所面临的困难只是温州所面临困难的一个缩影。

温州的期待

“集团领导批示,鉴于目前此项目处于报批阶段,公司没有过多的信息可以披露,等项目有了名目后再与您联系。”上海均瑶集团品牌部高级经理在回应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采访要求时称。

为了解本次上报后获得批准的把握,本报记者采访了同在审批名单中的苍南联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开云。陈开云表示,此次上报的金融机构能否获批,“市政府吃不准,我们更吃不准。温州市只是推荐,还要靠银监会批。”

对拟发起新设信托公司的均瑶集团来说,困难也许更大。遍观由国务院批准、作为温州“金改宪法”的《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十二项任务中,对信托未置一词,仅含糊提到“支持金融租赁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开展业务”。

可以作为均瑶集团参照的是,此前招商银行(600036)和珠海国企在横琴联合筹建新信托公司一事迟迟未获进展。信托业受托资金金额尚不足1万亿元;6月末,信托业受托资金金额已经达到5.54万亿元。

“信托的市场很大,新成立一家信托公司对现有的信托公司冲击不会太大,因为市场还是在向前发展的,业务还有很大潜力。”李表示。

然而,目前仅有66家信托机构获准经营信托业务。但根据 《信托法》与《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列出的要求,事实上达到发起设立的资格并非难事。

为什么十余年从未新设信托公司?所有的问题仅仅在于银监会的批准。

信托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信托行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因为数家信托公司的破产出现过严重的支付危机,随后受到严厉整顿。在这次整顿之后,只有少量规模较大、效益好、管理严格、真正从事受托理财业务的信托公司被保留下来。

“没有哪一个行业被如此整顿过。为什么?因为只有信托公司能拿到"全牌照",容易走偏。这样的话,监管层当然希望把数量控制下来。”范杰说,“监管层在批准设立方面的要求甚至比法规要求的更高。”

李也认为,不新设立信托公司并没有一个法规规定,只是临时的一个政策,监管层实际上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但从结果上来说,这种严控事实上却起到了一定的控制风险作用。

“问题在于,新设信托公司的闸门银监会如果放开之后很可能会挡不住了,许多大的银行和央企都希望获得信托牌照,所以应该很慎重。每一个大的公司和央企背后都有相当大的能量。”李说。

可是,对于有能力做好风险控制的民营企业来说,“不新设”的成例显然成了难以突破的壁垒。

试验区内难试验

“到目前为止,金改之所以没有取得重大突破,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国家没有松绑。”周德文在反思温州金改迄今为止的成败时表示,“尽管国家设立了温州金融改革综合实验区,但是国务院的一些部门,特别是金融的监管部门,如银监会,并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结果是既没授权也没放宽,民间借贷进入金融领域依然受到重重限制,而这样一来,底下就没有办法做。”

以信托行业为例,周德文认为,民营企业应当与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信托业受到同等的待遇,如果申请资格达到要求,不应该无故搁置其设立申请。

事实上,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几年来也在加强。原银监会非银部主任柯卡生在今年8月指出,随着 “一法三规”监管框架的建立,信托业科学、稳健发展的长效机制逐步形成。

“2007年全面实施的各项制度改革为信托公司科学、稳健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信托业不仅探索、破解了功能定位的难题,并在全行业树立了严控关联交易,固有财产与信托财产分离,以及合格投资人等一系列科学经营理念。”柯卡生在上述演讲中表示。

这对于逐步放开审批限制也许是个好消息。

但是,试验区内无法自主进行金改试验的窘迫现状,也让周德文这位代表温州向温家宝总理首提金改的中小企业利益代言人有些焦急。

“现行的法律法规已经不适应发展的需要,已经成了阻力,我认为要进行修订、完善。但是地方政府的具体操作部门事事都要请示汇报。难道叫上级违反法律批给你?本来就是批给你做金融改革试验区的,你拿着尚方宝剑大胆去做,做错了再回来,总结经验教训。”周德文的话语里颇有些无奈。

“现在温州的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都期盼十八大召开。期待十八大之后能够出台一些真正公平合理的制度,对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一视同仁。国有企业能够进入的,民营企业也应该允许进入,进行公平竞争。这样才能真正发挥老百姓创业的积极性,发挥民间资本的作用。”周德文说。首页12尾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